鲁政委:我们预计,2019年的GDP增速在6.3%左右,比今年下降约0.4个百分点,这个增速仍在正常预期之中。在三驾马车中,预计消费继续温和放缓,投资企稳震荡,对经济增长的负向拉动将主要来自于净出口。2019年,我国顺差会有比较明显的降低,经常账户出现逆差的月份会更为常见,由此将对未来经济金融的各个方面都将产生重大的趋势性改变,迫切需要未雨绸缪,做好相关预案,以便既能抓住机会,又能有效防范风险。如果看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那么中国的生产税净额相对GDP的比例比很多海外经济体要高很多。很多观点认为我国税收增速超过10%,但GDP增速只在6.5%上下浮动,存在很高的降税空间,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税收增速是名义量的增速,中间包含物价指数,所以如果把物价加到GDP上之后(约等于名义GDP增速),GDP增速在10%左右,二者几乎相当。我们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在整体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政府显性和隐性债务水平仍然不低,这对减税形成了较大制约。所以,无论是从和美国对比上来看,还是和GDP增速对比的角度看,或是考虑到全口径政府债务负担,降税的空间似乎都很难太大,很可能会有较多措施但总量总体比较温和。撇开农业,目前第三产业已经回到2010年中国经济最强时的水平,增速在7%以上,只有制造业增速总体持续下滑,低于GDP的整体增速,构成了对整体GDP下拉的力量。制造业疲软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喷涂机器人
证券| 金融证券| 证券信息| 证券衍生品| 证券产品| 证券行情| 证券知识| 证券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