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出口信用险“知险后出运”案例启示 中保网 2018-12-13 鉴于以上情况,人保财险嘉兴市分公司认为虽然第1票、第2票出口主体非公司被保险人,但第1-6票出口由被保险人同一业务员联系、发票编号属同一规则、是被保险人因内部核算原因分不同公司出口,存在明显的关联,故第5票、第6票的出口属于被保险人知险后出运,为除外责任。经调查,被保险人在其某关联贸易公司(法律上无直接关联关系,但两家公司内部联系密切,相关业务员也为同一人)项下在2017年3月13日、3月27日已经向同一香港买家出口两笔货物(以下简称第1票、第2票),到期应收款日分别为2017年4月20日和5月7日,该两笔出货买家同样未付款(未在人保财险嘉兴市分公司投保),且被保险人业务员已经通过邮件向香港买家统一催收上述两家公司共六笔应收货款。仲裁情况 人保财险嘉兴市分公司向被保险人支付赔款后,被保险人于2018年初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其主要诉求为第1票、第2票出口为贸易公司独立行为,与其没有关系,不存在知险后出运行为,故人保财险嘉兴市分公司应该就第5票、第6票出口进行赔付。根据双方提供的材料,被保险人在2017年5月22日即知悉相关买家存在拖欠货款的情况,且被保险人一直通过邮件与香港买家联系,要求对方支付第1-6票货物货款。
喷涂机器人
保险| 人寿保险| 财产保险| 理财保险| 车辆保险| 意外险| 保险公司| 太平洋保险| 太平洋车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