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前夜,我们评选出了新三板最好的公司和机构 搜狐财经 2018-12-01 申请股票限售、解除限售时,应考虑股东是否符合多重限售或解除限售条件:如股东符合多重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限售股数,以最大值为本次限售股数;如股东符合多重解除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解除限售股数,以最小值为本次解除限售股数。 原标题:在改革前夜,我们评选出了新三板最好的公司和机构 2018年11月30日,由读懂新三板主办的「2018中国新三板年度盛典暨第二届点金奖颁奖典礼」,在北京隆重举行。 本次盛典汇聚了新三板市场各从业主体代表,更有业内重量级嘉宾应邀作精彩分享,从各个角度深度分享经验企业经营、资本运作等方面的干货。 盛典现场公布了企业、券商两大类榜单,并为优秀企业、券商、机构、董秘等获奖者颁发奖项,褒奖其为新三板所做的贡献。 读懂新三板创始人卢山林 读懂新三板始人卢山林致开场致辞,阐述读懂新三板发起点金奖评选的意义。 卢山林表示,推动新三板改革,是中国证券市场改革和发展的需要,是发展中国民营经济的需要。积极推动中国证券市场的根本性制度变革,通过证券市场的大力改革促进当下社会经济问题的解决已经成为各界的共识。科创板已经被提上议程,新三板改革也应该尽快明确了。 读懂新三板副主编黄朋 读懂新三板副主编黄朋发表了演讲,介绍了《点金奖•新三板最佳券商评价办法》和《点金奖•新三板金牌董秘评价办法》,并从各个角度详细阐述了评选细则。 大咖观点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融资并购部总监杨艺新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融资并购部总监杨艺新出席并发表演讲,他表示,下一步,股转公司还将继续牢牢把握服务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防范风险的工作导向,按照“以市场分层为抓手,统筹推进发行、交易、信息披露、监管等各方面改革”的总体思路,推进各项改革部署,并持续跟踪和评估制度改革优化的情况,为后续深化改革措施的推出积累经验、创造条件。 金长川资本总裁刘平安 金长川资本总裁刘平安:“新三板要解决交易制度、门槛等问题。他提出四点建议:第一,实现市场发展与制度供给之间的平衡;第二,实现发行市场和交易市场的平衡;第三,把控基础市场与高级市场的平衡;第四,实现自律监管与法治监管的平衡。” 国泰君安新三板业务部执行董事陈新义 国泰君安新三板业务部执行董事陈新义:“推出大额融资制度,需要更多的考虑。既要满足于不同层次的企业的需要,要考虑投资人的接受度,还要考虑券商在当中要起到什么样的角色。” 东吴证券中小企业融资总部并购融资部总经理王韬 东吴证券中小企业融资总部并购融资部总经理王韬:“新三板的发行是备案的制度,以市场化为前提,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追求防控风险和效率的统一,因为这在中国的资本市场针对中小企业没有一个可以效仿的先例。” 东北证券股转业务部副总经理张可亮 东北证券股转业务部副总经理张可亮:“因为A股现在发行定价基本是不合理的,制度存在很多问题被大家诟病。希望未来新三板关于发行制度的改革,会是一个真正市场化的发行制度改革。“ 九泰基金总裁助理郑立昌 在九泰基金总裁助理郑立昌看来,现在在整个的市场大环境下,中国的投资者也有很明显的特点,喜欢独立,热衷于短期投资。在这种环境下,未来降门槛一定是分层来实施的,通过分层,把企业的标准提高,把真正满足证券化要求的企业筛选出来。 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 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科创板的推出,包括科创板相对低的门槛,对新三板降门槛将是一个极大的促进。之所以新三板流动性问题迟迟没有解决,最终还是一个利益分配的问题,新三板单独的降门槛,必定是一个巨大的阻力。” 英博投资创始人冯志 英博投资创始人冯志表示,穿越周期和大潮,企业应做到“三慎一提”。第一,慎加产能;第二,慎加杠杆,;第三,慎扩规模;一提,则是企业应该提升管理自觉。 北拓资本董事长朱正国 北拓资本董事长朱正国:“未来三年中国经济体依旧能够保持5%—7%之间的持续的增长。与城镇化的进程和消费升级直接相关的产业和行业在未来十年能够保持一个超越整个经济体增速的8%—12%的水平持续增长。在这些行业里一定有跑的企业未来十年能够实现持续15%到20%的增速。” 2018年新三板“点金奖”获奖名单 2018年新三板“最佳券商”: 申万宏源 中泰证券 国泰君安 兴业证券 安信证券 招商证券 东吴证券 光大证券 太平洋证券 中信建投证券 2018年新三板 “最佳挂牌券商”: 中泰证券 开源证券 国融证券 东北证券 安信证券 中信建投证券 兴业证券 东吴证券 招商证券 光大证券 2018年新三板“最佳督导券商”: 东吴证券 长江证券 申万宏源证券 中泰证券 国融证券 中信建投证券 开源证券 财通证券 安信证券 天风证券 2018年新三板 “最佳做市商”: 国泰君安证券 中信证券 东方证券 国信证券 中泰证券 华金证券 天风证券 东兴证券 华安证券 上海证券 2018年新三板 “最佳研究团队”: 安信证券 光大证券 广证恒生 2018年新三板“最佳投融资服务机构” 北拓资本 2018年新三板“新锐投融资服务机构” 洞见资本 2018年新三板“新锐投资机构” 新鼎资本 2018新三板十大金牌董秘: 陈璐 奥视威董秘 崔香 齐鲁银行董秘 龚爱琴 东星医疗董秘 黄柳 利和萃取董秘 李佳原 格兰博董秘 邱根永 合全药业董秘 田咪 易通鼎盛董秘 王立新 长城华冠董秘 吴发挥 钢银电商董秘 邢玉柱 天智航董秘 2018年“新三板最受市场认可董秘”: 张傲雨 源悦汽车董秘 张启龙 睦合达董秘 张蕾蕾 永拓咨询董秘 黄柳 利和萃取董秘 任权 安力斯的董秘 刘雪娜 宝贝格子董秘 马新营 新大长远董秘 田咪 易通鼎盛董秘 张斌 中德诺浩董秘 赵龙 千叶药包的董秘 沈燕丽 三瑞高材董秘 2018年新三板“最具投资价值”公司: 百合网 车讯互联 港渊科技 咖啡之翼 丽明股份 睦合达 武侯高新 神州优车 英雄互娱 易通鼎盛 中建信息 1919 2018年“新三板年度人物”: 杨陵江 1919董事长 郭广昌 复星集团董事长 毛剑锋 开源证券副总裁 李志刚 北京顺义区赵全营镇镇长 熊俊 君实生物董事长 李智华 杉杉能源董事长 李革 合全药业董事长 吴英 美畅新材董事长 陈志平 麦克韦尔董事长 赵龙 千叶药包董秘 全国股转发布挂牌公司股票限售及解除限售业务指南 来源:全国股转系统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关于发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限售及解除限售业务指南》的公告,自发布之日起实施。申请股票限售、解除限售时,应考虑股东是否符合多重限售或解除限售条件:如股东符合多重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限售股数,以最大值为本次限售股数;如股东符合多重解除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解除限售股数,以最小值为本次解除限售股数。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限售及解除限售业务指南 为进一步提升挂牌公司股票限售、解除限售业务办理规范性,根据《公司法》、《非上市公众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收购办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以下简称《业务规则》)、《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以下简称《信息披露细则》)等有关规定,制定本指南。 一、挂牌公司股票限售、解除限售应当符合《公司法》、《收购办法》、《业务规则》等相关规定,并及时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全国股转公司)提出申请。申请股票限售、解除限售时,应考虑股东是否符合多重限售或解除限售条件:如股东符合多重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限售股数,以最大值为本次限售股数;如股东符合多重解除限售条件的,应分别计算解除限售股数,以最小值为本次解除限售股数。 被质押/冻结股票如需办理限售或解除限售的,还应遵守中国结算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结算)的相关规定。 二、挂牌公司应当在股东所持股票达到限售或解除限售条件后,及时向主办券商提交下列申请文件: 1.挂牌公司向中国结算申领的挂牌公司全体股东名册; 2.加盖挂牌公司公章的申请及申请表,包括《XXX股份有限公司股票限售申请表》(附件1)/《XXX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解除限售申请表》(附件2); 3.全国股转公司要求的其他文件。 挂牌公司股东所持股票达到限售条件的,应及时通知挂牌公司办理限售登记。在办理限售登记期间,股东应严格遵守限售规定,不得违规进行股份转让。 三、主办券商应及时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核,检查申请依据是否充分,计算是否准确。审核无误后,主办券商通过全国股转公司日常业务系统(以下简称“日常业务系统”)填报股票限售/解除限售明细信息,并将挂牌公司申请材料作为附件,向全国股转公司申请备案。 四、全国股转公司对限售、解除限售申请进行备案确认后,向中国结算发送明细数据。 五、主办券商提交申请后,应当密切关注业务办理进度,在业务流转至中国结算时,督促挂牌公司及时按照《中国结算北京分公司发行人业务指南》(以下简称《发行人业务指南》)的相关规定向中国结算申请办理股票限售或解除限售登记。 六、办理解除限售业务的,挂牌公司应当在中国结算审核通过后,按照《全国股份转让系统临时公告格式模板》编制股票解除限售登记公告,并根据《发行人业务指南》规定,最晚于解除限售生效前三个转让日披露。 七、挂牌公司公司章程、相关协议或股东承诺等对公司股票约定更长限售期或更高限售比例的(以下简称“自愿限售股票”),相关股东应当在上述事实发生之日起两个转让日内,通过挂牌公司披露《关于股东所持公司股票自愿限售的公告》(附件3),并于同日向全国股转公司申请办理股票限售,申请材料应包括: (1)本指南第二条规定的相关文件; (2)《关于股东所持公司股票自愿限售的公告》; (3)挂牌公司和自愿限售股东共同签字盖章的申请书(附件4); (4)主办券商出具的审查意见(附件5)。 自愿限售股票达到约定或承诺的解除限售条件后,挂牌公司应及时申请解除限售。股东应严格遵守自愿限售相关约定或承诺,在达到约定或承诺的解除限售条件前,原则上不得提前解除限售。 八、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其所持限售股票因司法裁决、继承等原因发生非交易过户且过入方不存在其他限售情形的,过入方可申请解除限售。 自愿限售股票因司法裁决、继承等原因发生非交易过户的,过入方应当继续遵守自愿限售相关约定或承诺。 九、挂牌公司、主办券商不得无故拖延申请股票限售或解除限售。挂牌公司及其股东、主办券商应当保证其向全国股转公司和中国结算申报材料和数据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各地企业挂牌补贴向创新层倾斜 激励企业走向市场 ⊙记者 阮晓琴 在国家大力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大背景下,各地政府2018年下半年密集出台鼓励企业挂牌新三板的补贴政策,且向创新层企业、优质企业倾斜,以实际行动助力中小微企业到资本市场直接融资。 从2014年开始,全国各地纷纷出台相关鼓励政策,从股份改制、挂牌、后续申请IPO进展等方面,给予挂牌企业补贴。有些地区当初在制定这政策时设置了期限,大多为2至3年,其中部分地区的补贴有效期截止到2017年底。记者最近梳理发现,2018年这些地方补贴政策大多延续,有的甚至对进入创新层企业提供额外补贴。 2018年北京中关村(7.310, -0.22, -2.92%)给予每家改制企业10万元资金支持、每家挂牌企业30万元资金支持,深圳市对企业挂牌新三板补贴最高为50万元。上海浦东新区则对企业挂牌给予50万元补贴。 前不久,河北省出台了《河北省支持“万企转型”若干政策措施》,对新三板挂牌企业,一次性奖励50万元;并按挂牌1年内首次融资额千分之一进行奖励,最高不超过150万元。 在此之前,石家庄高新区科技局发布了《关于做好区内企业上市挂牌工作的通知》,对于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石家庄市给予150万元奖励、高新区再给予100万元资助。 除了补贴挂牌之外,今年地方政府还对企业进入创新层提供额外补贴。9月份颁布的《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修订版)》明确对在新三板挂牌的民营企业奖励50万元,对进入新三板创新层的民营企业再奖励30万元。福建省南平市规定,基础层的挂牌公司首次调整进入创新层后,一次性奖励20万元。 有些地方政府则把补贴额度与企业业绩挂钩。山东省济南市政府6月出台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发展行动计划,明确新三板企业自挂牌第2年起,当年净利润达到300万元(含)以上的最高给予50万元补助。对挂牌企业改制带来增加的市、县区两级财政贡献予以补助,挂牌公司按其贡献的90%给予补助,最高补助300万元;挂牌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按其贡献的60%给予补助,最高补助100万元。 与主板、中小板及创业板相比,企业申请在新三板挂牌转让的费用要低得多。挂牌前费用主要包括改制及挂牌两部分。挂牌后每年则有部分信披费用、券商督导及中介费用。来自地方政府的补贴可以分摊挂牌过程中很大一部分成本,对小微企业也是不小的支持,激励企业走向资本市场。 对于补贴向创新层企业、优质企业倾斜,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彭海认为,补贴从原来的全面补贴转变为择优补贴,新增奖励创新层企业,表明地方政府更倾向于支持质地更优的企业发展。这种导向会引导挂牌企业向更高水平努力发展,促进企业成长。 从一月缩至一周 新三板发行审核效率获点赞 ⊙记者 阮晓琴 全国股转系统的高效发行审批效率获得企业大加赞赏。记者最近调研的去年下半年挂牌的某新三板公司透露,公司今年前10个月已经完成3次股票发行,募集资金总额5亿多元。 这家公司并没有被特殊照顾。打开全国股转系统官网的“股票发行审查”栏,从其公示的10月以来案例看,基本上在受理后第一周就反馈了意见。比如,贯石发展当天就获得反馈;爱特瑞、一森园林、绿城股份等1天后得到反馈。除了反馈间隔时间短,有些发行申请如果没有反馈事项,直接出函的时间也很短。合全药业、陆玛文旅、科荣达的发行从受理到出函,一共只用了4天时间。 查询去年上半年的资料,从受理到第一次反馈时间一周左右比较常见,有的是两周,更长的是一个月。至于出函,时间跨很长的并不鲜见。 全国股转公司董事长谢庚前不久在《中国金融》杂志发表的署名文章《新三板服务中小微实践》介绍,挂牌企业股票发行从公告发行方案到完成发行平均用时45天,新三板有效提高了中小微企业获取资本市场服务的效率。 一位券商新三板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全国股转系统一直致力于发行效率的提高,为此专门成立了融资发行部,进行集中审核。现在审核时间基本上从之前的一个月甚至偶尔更长,缩短到一个星期之内。 发行审批效率提高,是全国股转系统持续不断提高运行效率的结果。2018年8月17日,全国股转公司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近段时期以来,部分市场主体反映,现行发行规则在流程优化、程序简化、效率提升等方面仍有改进空间。为更好发挥新三板发行制度“小额、快速、灵活、多元”的特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升发行审查效率,全国股转公司拟对相关规则进行修订完善。主要包括:优化挂牌公司内部股票发行审议程序,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调整中介核查衔接安排,前移自律审查介入时点,降低募集资金沉淀成本;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统一,优化募集资金监管要求等。 10月26日晚,全国股转公司发布《关于挂牌公司股票发行有关事项的规定》等政策,优化发行规则一锤定音:实施并联审查机制,将签订三方监管协议、会计师事务所验资、主办券商及律师出具意见等外部发行程序由原来需依次进行的“串联式”审查调整为并联运行,同时将全国股转公司审查介入时点提前至发行方案等信息披露环节,将出具备案登记函环节的审查内容简化为发行数据核验比对,缩短募集资金闲置时长;推出授权发行制度,公司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时可逐年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对公司下一年度“小额快速”融资安排作出决议,授权董事会分次对具体融资时间和融资额作出决策,提高决策效率。此外,还提出坚持负面清单管理,优化募集资金监管要求;明确关联方回避表决要求。 新三板市场资深人士周运南对记者表示,这次全国股转系统响应了市场的呼声,推出了与市场需求相匹配的具体措施,对挂牌公司股票发行制度进行了较大的突破性改革。股份发行制度改革是“存量制度优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阻力最小的改革,希望未来有更大、更深的改革举措。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新三板趟路,科创板截胡? 搜狐财经 2018-12-01 此次在新设板块里试点注册制,确实可以降低注册制改革的难度,避免对目前的交易板块造成冲击,但是顺利实施的难度依然不小。可这个方案的弊端是一旦前期较高的门槛使得科创板运行平稳之后,如果再降低注册门槛,会不会因为担心扩容会冲击已经形成的科创板二级市场,而使得降门槛的改革不了了之呢? 原标题:新三板趟路,科创板截胡? 1 趟路与截胡 这个话题一直想写,但是忍住了没写,因为我对资本市场的改革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很单纯的写了些自认为有道理的文章,可是资本市场发展却并不会按照我思考的方向来走,这些理想屡屡在监管层出台的政策面前碰壁,所以不想再去不自量力的描绘表达自己的一些理想化的制度了。 可是没多久我们就会看到监管层的改革政策又被现实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而不得不回头,这就我一直说的“形势比人强”。可是碰壁后再回头,一是碰壁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二是环境、人心、条件、时机已经改变了,再回头补救的时候即使付出的努力更多,效果可能也会大打折扣,我们只能用亡羊补牢,犹未晚矣来聊做安慰。可这能就是社会的发展规律,这就是现实,必须接受。理论的力量在于预见,在于砍掉枝蔓,直抵本质,而现实则需要不断的妥协,需要不断的迂回。 我一直讲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必须走双轨制的增量改革道路,也就是稳住体制内的存量“A股市场”,做大体制外的增量“新三板市场”。可是这两年监管层明显不是按照这个路子走,我也多次警告过预言过此路不通,现在看到了结果就是不但存量的A股市场没稳住,股指大跌,股权质押爆仓,不得已需要国家排除万难的掏真金白银出来救市,而且体制外的增量新三板市场也被按下了暂停键,之前设计好的改革措施都未能如期推出,把上万家企业和几千亿的创投基金都凉在那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本来大有可为的新三板,现如今却积累了大量的民怨,甚至有声音说这就是一场针对民营企业蓄谋已久的收割。 我还讲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一定是强制性制度变迁,强制性制度变迁就必须要从上而下的强力推进,而不能依靠市场的自我演化。因为近三十年的发展,这个市场已经造就了太多的利益纠葛,积病丛生,须得有尚方宝剑才能披荆斩棘、斩妖除魔,仅靠一些市场人士的呼吁,企业的呐喊,甚至证监会的力量,都是无济于事的。 现在针对资本市场的这两条判断,都已经得到了验证,只不过又换了个试点,换了个炉灶。最高层亲自宣布(强制性制度变迁需要自上而下强力推动)在上交所增设科创板(启动增量改革),试点注册制。这既是地方与地方,地方与部委博弈的结果,也是高层平衡之后,不得已而为之的结果。 我在科创板宣布当天已经写过评论了,并提出了科创板的横空出世,预示着中国资本市场三足鼎立的格局雏形已现,既有纵向上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又有横向上地域空间上的多元化资本市场,这将使得中国的资本市场变得更加立体和丰满,可以更好的服务满足中国企业的股权融资问题,支持企业创新发展(详情可以参阅《没有散户,科创板如何风生水起?》),并在上证报发文《服务科技创新的多元化市场格局已然成型》。 这才是科创板推出,最大的意义。 说实话,现在很多人对科创板充满溢美之词,它还真是担不起,目前现在很多人对科创板的赞誉,都逃不出增量改革和真正的市场化注册制改革这两点,增量改革的事,新三板已经做了5年了,新三板的挂牌和定增本身就是注册制,尽管还没有扩展到公开发行环节,这两样都是新三板的专利,从这些角度解读,毫无新意,无非是把之前解读文章中“新三板”三个字换成“科创板”罢了。中国资本市场增量改革之路和注册制改革之路都是新三板闯出来的,科创板只不过是在新三板即将临门一脚推出精选层的时候,他们走了个捷径直接借鉴新三板的探索成果,提脚打门罢了…… 但是上交所虽然可以借鉴新三板的经验教训,但毕竟是间接经验,没有没有股转公司之前的那些痛彻心扉和非人历练,他们直接射门能成功么?我十分担心。我担心科创板的注册制试点,很可能再次沦落为画虎成猫,甚至扭曲了“注册制”这三个字,就像深圳的创业板毁了“创业板”这三个字,就像A股市场毁了“资本市场”这四个字一样,空有其名,难符其实。 评论不再多讲,下面具体说一下我对科创板的困惑和担忧吧。 2 困惑和忧虑 1、注册制姗姗来迟 科创板是11月5日,习近平主席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亲自宣布的,在上交所内增设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增设板块我们有经验,2009年在深交所增设创业板,可关键这次是要试点注册制。 注册制是资本市场发行制度改革的方向,这一点确定无疑。说实话,自从我开始干投行,2007年就听说要注册制改革,直到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 2015年底,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决定: 授权国务院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的公开发行,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关于股票公开发行核准制度的有关规定,实行注册制度,具体实施方案由国务院作出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本决定的实施期限为二年。本决定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 但是中国资本市场目前问题错综复杂,今年2月底,刘主席向全国人大做了注册制延期实施的报告,报告中讲到: “目前在多层次市场体系建设,交易者成熟度,发行主体、中介机构和询价对象定价自主性与定价能力,以及大盘估值水平合理性等方面,还存在不少于实施注册制改革不完全适应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索完善;从外部环境看,欧美发达国家相关金融市场积累了一定泡沫和风险,已经有调整的征兆,给我国实施注册制改革时间窗口的选择带来不确定性。” 为了使继续稳步推进和实施实施注册制改革于法有据,保持工作的连续性,避免市场产生疑虑和误读,并未修订证券法进一步积累实践经验,有必要延长《授权决定》的实施期限。” 由此可见,注册制改革,确实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一个重点和难点。在A股市场确实没法搞,这个早就断言过了(可以参见《惨遭雪藏的新三板和渐行渐远的注册制》),不说了,那在新设板块能搞好么? 此次在新设板块里试点注册制,确实可以降低注册制改革的难度,避免对目前的交易板块造成冲击,但是顺利实施的难度依然不小。所以提几个自己的担心,和大家讨论。 2、注册制会不会名不副实?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什么是注册制。 注册制是指证券发行申请人依法将与证券发行有关的一切信息和资料公开, 制成法律文件,送交主管机构审查,主管机构只负责审查发行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和资料是否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的一种制度。其最重要的特征是:在注册制下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 不进行实质判断。如果公开方式适当,证券管理机构不得以发行证券价格或其他条件非公平,或发行者提出的公司前景不尽合理等理由而拒绝注册。注册制主张事后控制,其核心是只要证券发行人提供的材料不存在虚假、误导或者遗漏,即使该证券没有任何投资价值,证券主管机关也无权干涉,因为自愿上当被认为是投资者不可剥夺的权利。 从上面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出,新三板的挂牌和定向增发,早已经实行了注册制,只不过没有扩展到公开发行的环节罢了。根据上述对注册制的界定,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将会面临以下几个困难: (1)企业门槛问题 科创板实施注册制,如果设置的门槛过低,会有太多企业申请注册,一方面很有可能再次造成IPO堰塞湖问题,排队等发行的很多,另一方面市场可能根本没有承受能力,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承接这么多的企业,这是监管部门不想看到的。为了避免这两个情形,就要设置较高的门槛,这个门槛当然不是仅指财务门槛,还有所谓的市值门槛、技术门槛等等,可这样一来,能注册的企业有限,这又是交易所不想看到的。 所以科创板的门槛问题,很有可能会在证监会和上交所的博弈之下,采取折中的方式设置。一种方式是学习创业板,法定的门槛比较低,但是隐性的门槛比较高,这种可能性很大,比如现在各方就开始摸底考察可以上科创板的标的公司,这样会不会再将注册制变成一种邀约制,甚至是点录制?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让你上就得上,不上也得上。但这是一种失败的做法,创业板就是因为这种安排,所以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小板而不是创业板,成了夹生饭,改也没法改。 另一种折中方式就是在初期,科创板的建设应该是重质不重量,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门槛还是应当高一些,选择真正具有科技创新能力,甚至技术具有国际领先的企业优先上市,甚至可以将此前准备引回国内的独角兽企业的 CDR发行,放在该板块。在市场运行平稳后,发展的过程中,可以逐步修改、放低企业注册上市的门槛。可这个方案的弊端是一旦前期较高的门槛使得科创板运行平稳之后,如果再降低注册门槛,会不会因为担心扩容会冲击已经形成的科创板二级市场,而使得降门槛的改革不了了之呢?就像现在的主板,一直纠结于一级市场扩容和二级市场稳定之间的矛盾,左右为难… 我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留给大家思考吧… (2)投资者门槛问题 既然是注册制,也就是说证监会和交易所不对挂牌企业做投资价值判断,而将其投资价值判断真正的交给市场,交给投资者。当今社会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技术更迭太快,让人目不暇接,可能今天刚刚成熟商用的技术,明年就面临被更新的技术淘汰的风险,所以科技创新类企业,虽然孕育着巨大的机会,但也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如何识别风险,把握机会,判断一个科创企业的投资价值是非常专业的事情,很多所谓的专业机构都频频踩雷。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散户,可以说百分之百对科创企业的投资价值都没有判断能力和估值能力,如果让他们贸然投资,可能会赔的血本无归。 投资者散户化,一直是困扰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老大难问题,所以此次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如果对上市企业的盈利性没有要求的,可能还是要尽量的去散户化,注册制试点一定要跟投资者的适当性管理相结合,任何金融创新都应该守住这条线。从新三板这些年的运行经验看,企业挂牌的低门槛确实应该配套投资者的高门槛,但门槛过高影响流动性,门槛过低容易散户化。科创板在投资者门槛的设定方面怎么选择,需要政策制定者好好拿捏。 (3)中介机构的权利义务问题 目前A股市场的股票发行施行的是保荐制,这套体制对中介机构的权利义务有着清楚的界定,券商承担保荐责任,赚取保荐承销费用,会计师、律师也分别享受和承担相应的责任。保荐制下同样也是要求所有申报文件的真实、准确、完整,券商只为此负责,至于能否过会也就是判断企业是否是优质企业,则是由证监会发审委决定。通过发审委审核的企业相当于是获得了监管部门的背书,所以几乎所有的股民基本是只看代码,就积极申购。出了问题,黑锅自然是由证监会发审委来背,可是证监会总有办法把锅甩给中介机构,因为证监会是裁判,掌握着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和处罚的权力,所以在这种制度下,倒霉的永远是中介机构。 注册制,不需要证监会再设发审委来做实质性审查,所以今后一旦发现企业出了问题,监管部门可以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来做审判,属于中介机构的责任,中介机构背,属于企业的责任企业背,属于投资者的责任投资者背,只要配套严厉的刑罚,相信在这个不断重复博弈的市场里,一定会树立起风清气正的资本市场。 而不对企业做实质性判断,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厘清交易所、中介机构、发行人的责任问题,这个也必须认真设计,仅能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又要防止市场主体之间的共谋,也是个难题。 3 上升与下行 科创板如果想建好,注册制试点如果想成功,除非上海市和上交所抛开自身的私利,拿出自我革命的勇气,冒着有可能把它搞砸了的风险,进行彻底的制度创新,不过我想要做到这点很难。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采用更稳妥的方式,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不要寄希望于毕其功于一役,一次性的把所有制度都设计好,要在发展中不断的去总结经验去改革完善。 有些事情是命里注定的,科创板与新三板虽然都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但却只能是走两个极端,二者的建设路径正好相反,新三板是由低到高的逐渐分层,向上发展,科创板估计会是由高到低的降低门槛,向下扩展。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两个市场都能够建设好,可以更好的服务于我国企业融资,促进资源优化配置。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喷涂机器人
新三板| 新三板新闻| 新三板企业| 新三板文库| 新三板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