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银行间市场资金量相对充裕,如果以市场化定价正常消化地方债供给,这一利空因素对利率债市场造成的冲击恐怕会相对缓和。【天风原创】八月以来国债期货市场复盘 搜狐财经 2018-11-29 8月初银行间隔夜利率曾一度低至1.5%以下,在OMO利率未下调,每日资金利率开盘价长期稳定的情况下称得上资金大量淤积,这是这一阶段利率债表现相对强势的重要因素,3M存单利率也曾一度低至2%。然而,8月中下旬资金利率触底后回升,银行间隔夜利率稳定在相对中性的水平,此前大幅减点出资金的状况不再,同时市场屡次传言有窗口指导禁止一些银行融出过于便宜的资金,进而传言央行开展了定向正回购,直到9月初央行正式公布8月确实开展了定向正回购。7月中下旬,持续了近两年的去杠杆政策大方向逐渐向宽信用转变。处于政策变化初期的利率债市场,虽然去杠杆的魔咒已经几乎解除,已公布的宽信用政策也仅仅是隔靴搔痒,但一旦有重磅的宽信用政策落地,已持续半年多的经济走弱的预期将从根本上动摇。具体地看,8月公布的基本面数据略弱,但9月数据反而有所反弹,经济非但没有断崖式下行反而显现出一定韧性,难以在上述利空的条件下对利率形成有力支撑。10月以来利率下行的关键边际因素 1)利率债供给骤减。而国债方面更是显著,如图所示,中长期国债的投标倍数从8月不足2,大幅上升至11月的2.7,一级市场发行利率屡次超预期强势助推市场 2)明确下滑的基本面。
喷涂机器人
期货| 股指期货| 期指| 金融期货| 衍生品| 金融衍生品| 国债期货| 利率期货| 货币期货|